当前位置: 主页 > 亿策略app

160个账户疯狂坐庄63亿成交揽入66%流通盘判刑7年两度操纵市场配资方也被判刑

资本市场的阴谋总是跌宕起伏,从肆意操纵个人股价到吸毒,股市生活精彩的“老司机”被临时缓刑七年。 早在2018年7月,王就因2015年12月至2016年7月操纵中电汽车的违法行为被处以300万元罚款。根据最近披露的判决文件,王在操纵中电电机之前已经是“老手”。他控制了160个账户来操纵永益股份,持有实际流通量的66%。在增加非法占有罪后,王因多项犯罪受到处罚,并被判处7年3000万元罚款。 此外,在严格监管和资金配置的大环境下,王的同谋刘明知自己操纵市场,仍协助联系资金配置方筹集资金,被认定为操纵市场罪的同谋,并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和300万元罚款。 据该发言人介绍,一些违规者通过私募资本配置、资产管理计划、私募股权基金等手段进行“杠杆化”操纵,他们使用的巨额资金在二级市场掀起波澜,扭曲了正常的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影响了个股的交易价格和成交量。大中型人都需要记住“如果你伸出手,你会被抓住”。 因操纵和非法持有证券被判处七年监禁 说到资本市场,有西装的人,聪明低调的人,但毒贩并不常见。 近日,中国司法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文件显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操纵市场罪起诉被告王、刘,以非法占有分院罪起诉被告王,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从控制个股的角度来看,正是永益股份此前多次被“锁定”。

经调查,2015年7月17日至9月1日,被告人王控制本人及他人160个证券账户,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永益股份,共买入5076多万股,买入金额超过62.6亿元,并操纵该股票的成交价格和成交量。经审计,在上述33个交易日内,王先生持有的永益股份流通股份数达到该股份实际流通股份总数的66%,永益股份连续交易股份数超过该股份同期交易总量的30%。

回想起来,王在2015年股市崩盘时买进了大量股票。自2015年6月以来,市场一直在下跌,并在8月底触底。在王的控制下,永益股份的股价逆势上涨,但当整体市场企稳后,永益股份连续多个跌停。可以想象的是,一直在发货的是王先生。

作为2015年初上市的二级新股,由于流通股数量有限,永益股份一直被很多人“锁定”。在王的操纵行为结束后,2016年6月,私募股权公司通金投资还通过盘中上涨、反向交易、尾盘上涨等手段操纵永益股份,共获利681.43万元,被处以“一罚二”。

除操纵市场罪外,公安人员在2017年8月逮捕王时,从其包中缴获2份诉状,从其住所缴获3份诉状。经鉴定,上述五个支路均为气动支路。同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以吸毒罪判处王行政拘留5天。 针对辩护人提出的对王非法持有树枝罪免除刑事处罚的建议,法院指出,王非法持有的五根树枝中有两根明显大于动能,公安人员在其临时住所内发现了两台机床和20个可疑机械零件。结合王收购上述分行的地点、材料和目的,其持有分行的行为对社会危害很大。 对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股票,操纵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情节特别严重;王非法持有棍棒情节严重,其行为也构成非法持有棍棒罪。在综合处罚下,王的决定被执行了7年,罚款3000万元。 两次涉嫌操纵市场 根据案件审理过程,王于2017年8月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被捕,2018年6月底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2018年7月,王再次因操纵中电汽车被开出罚单。相比之下,所谓的“未交付通知”和“公告到期未收到通知”在此时已得到解释。

在操纵中电汽车的过程中,王的方法与操纵永益股份的方法非常相似,他仍然通过连续交易和账户间交易推高股价。就时间而言,王先生于2015年12月17日至2016年7月13日经营中电电机。在近7个月的时间里,中电汽车在账组交易中的占比达到99%。

从资金量来看,交易期间,王的控制账户共买入中电汽车8792.31万股,买入金额49.47亿元;卖出8792.3万股,成交金额49.49亿元,居近年来操纵市场案件之首。 然而,即使是在“一餐经营”下,经监管部门计算,相关账户在电机交易中仍存在亏损。相反,在王退出后,中电在2016年8月迎来了大规模的增长。

即使没有利润,肆意操纵市场的行为也无法原谅。王因操纵中电发动机的违法行为被罚款300万元。

资金提供者也未能幸免 值得注意的是,当王因操纵中电汽车受到处罚时,是时候对杠杆基金参与操纵市场进行严格调查了。 2018年9月21日,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了王操纵中电电机、马操纵中水渔业等4起市场操纵案件,并明确指出利用杠杆资金操纵已成为非法市场操纵的新特点。 常说,一些违法行为人为获取更大的财务优势,放大违法所得,并通过民间资本配置、资产管理计划、民间资金等手段进行“杠杆化”操纵。他们使用的巨额资金掀起波澜,扭曲了二级市场正常的市场价格形成机制会影响个人股票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向市场释放虚假信号,严重干扰投资者的正常交易活动,扰乱资本市场秩序,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同时,“杠杆化”操纵使用的基金杠杆渠道往往风险承受能力较低,通常存在强制清算等风险控制机制。在市场低迷或个别股票风险释放的过程中,可能引发股价下跌的连锁反应,扩大风险扩散的范围和深度,进一步加剧市场风险,必须予以严厉打击。 在这次审判中,刘,谁帮助王找到了资金党,也被确定为操纵市场罪。检方认为,在王操纵市场的过程中,刘在知道王操纵市场的情况下,仍然帮助他联系宋等融资方筹集资金,在犯罪中起到了次要和辅助作用,是同谋。作为回应,法院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他三年有期徒刑,并罚款300万元。 最近,有一些案件要求资金提供者承担责任。例如,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月审理的一起市场操纵案中,提供资金配置的中介机构和相关投资者也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在提供资金配置的过程中,投资者提供的证券账户多次收到监管部门的警告信,但仍继续提供资金配置并提供建议以逃避监管,最终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2019年11月,最高法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其特点是场外资金配置:不受监管的场外资金配置业务不仅盲目扩大了资本市场信用交易规模,而且容易影响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资金划拨业务,场外资金划拨合同的效力也将被视为无效。 本文来自中国一家证券公司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办公课程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